欢迎光临-中药资讯网-百草资讯网! www.zyzyf.cn www.baicaozixun.com

中药资讯-中药材-中药大全-中药偏方-中医中药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药常识 > 中药煎服 >

几种中药的正确服用方法

时间:2020-02-27 09:39来源:未知 作者:中药资讯 点击:
根据药物剂型的不同,确立与之相应的服药方法,称之为据剂型服药法。由于药物剂型众多,今主要举其常用剂型,汤剂、丸剂、散剂、膏剂、酒剂、片剂等加以说明。 1、汤剂 将切碎或打碎的药物混合,加水或其他液体煎煮后,去渣取汁者,称为汤剂。如黄麻汤、大承
根据药物剂型的不同,确立与之相应的服药方法,称之为据剂型服药法。由于药物剂型众多,今主要举其常用剂型,汤剂、丸剂、散剂、膏剂、酒剂、片剂等加以说明。
1、汤剂
 
将切碎或打碎的药物混合,加水或其他液体煎煮后,去渣取汁者,称为汤剂。如黄麻汤、大承气汤等。孙思邈尝言:“卒病贼邪,须汤以荡涤”,《圣济经》亦言:“汤液主治,本子腠理,凡涤除邪气者,用汤为宜,伤寒之治,多用汤者以此”,李东垣于《用药法象》中言“汤者荡也,去大病用之”。由于汤剂具有吸收快及易于发挥疗效便于加减等特点,故急性疾病多用之。在服用方法上,有顿服、日二三服至四五服者,在服药时间上,有食前食后,这当与疾病情况和药物功效相结合。
 
2、丸剂
 
丸剂是将药物研成细粉,以蜜、水或米糊,酒醋,药汁等为赋形剂制成的固体剂型。李东垣于《用药法象》中说:“丸者,缓也,不能迷去之,其用药之舒缓而治之意也”。丸剂具有吸收慢,药力持久的特点,故凡治急病者不宜用之(但亦有例外者)。然对某些虚弱性疾病,需长期服药者,当首选为宜,以其便于贮藏、携带,服用。丸剂据其治疗病变所在部位不同,有其相应的服法。治上焦肺心疾患者,多在食后服或含化,如《圣惠方》治肺藏伤风冷的贝母丸“以绵裹一丸含咽津”,治肺虚咳嗽气喘的麦门冬丸“每服含下一丸,咽津”,治中焦脾胃者多咀嚼,如治脾虚不运的大健脾丸即为“每一言细嚼,温米饮下”;治下焦肾脏膀胱者,宜空心送服,且当取质量丸大而滑者服之,使其直趋下焦。又因丸剂有蜜丸、水丸、糊丸、浓缩丸之不同,共溶解速度不一,故在服药时间间隔上亦应有所区别。一般而言,水丸易于崩解,吸收较快,而糊丸与蜜丸则吸收较慢,故前者间隔时间应稍短,而后者相对延长。由于丸剂作用较为缓慢,切不能嫌其缓而骤进大量,当小量与之,持之以恒,然芳香开窍、重镇安神者则不宜久用。
 
3、散剂
 
散剂是将药碾研成为均匀混合的干燥粉末,可作内服,亦可外用。对内服散剂末细而量少者,可直接以冷水、热水或温酒等调服;对散剂末粗者,可经煎煮后再服。.由于散剂有去急病的特点,其吸收快,作用迅速,当治疗急病时,可以清酒调下以行药势,或以沸汤调服送下。当然此亦应结合其它因素,综合考虑。
 
4、膏剂
 
膏剂是将药物用水或植物油煎熬浓缩而成的剂型,有内服和外用两种。在此仅介绍内服膏,剂。内服膏主要有流浸膏,浸膏,煎膏等。由于各种膏剂制备的方法不同,服用时间亦有一定区别。流浸膏是用适当的溶媒浸出药物中的有效成分后,将浸出液中的一部分溶媒用低温蒸发出去,并调整浓度及含醇量至规定标准,制成液体浸出剂型,由于浸流膏中含有醇类物质,有溶媒之副作用,故服用剂量不宜过大,服用时间不宜过久。浸膏则是含有药物中的可溶性有效成分的半固体或固体浸出剂型。其不含溶媒类物,无溶媒之副作用。浸膏又可分为两种:一种软浸膏的半固体,多供制片或制丸用,一种干浸膏的干燥细粉,如紫珠草浸膏、龙胆草浸膏,可直接冲服或装入胶囊服用。煎膏剂是将药物的水浸出液经浓缩后加糖所得的稠厚半固体浸出剂型,‘即系将药物加热煎煮后,除去药渣、浓缩,加入蜂蜜、冰糖(或砂糖)煎熬为膏而成。因其含有大量的蜂蜜和糖,具有滋补作用,故久病体虚者可长期服之。又因蜂蜜有缓解毒性的作用,用量可稍大,但对痰温内蕴、水湿内阻的人则不宜服之。
 
5、酒剂
 
酒剂是以酒为溶媒,浸出的澄明浸出液制剂,适用于补养体虚、风湿疼痛及趺打损伤等证(如十全大补酒,风湿药酒):由于酒剂含醇量较高,故凡湿热内蕴者不宜服之,服之宜应减量,以酒能助湿生热之故。对酒剂的服法,孙思邈曾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凡服酒药,欲得使酒气相接,无得断绝,绝则不得药力,多少以知为度,不可令至醉及吐,则大损人也”。
 
6、片剂
 
片剂是将一种或多种中药,经加工或提炼并与辅料混合压制而成圆片状分剂量的剂型。对于需要在肠道中起作用的片剂或易被胃酸破坏掉的药物,不得咀嚼或以水化服,以防影响药效的发挥。片剂较汤剂吸收缓慢,药效作用时间较长,故给药次数一般为2~3次,以防药物积蓄体内。其服药时间亦应参考其他因素而确定。
 
据毒性大小
 
《肘后方》言:“服治病之药以食前服之,服养生之药以食后服之”。因药物禀天地之光多寡不同,故共性有峻猛者、平缓者、辛温者、寒凉者,亦有大毒无毒者,所以风欲服药者,必当先知药物毒性大小、作用峻缓,不明于此,鲜能收功,甚则为害。《素问·五常政大论》中言,“帝曰:‘有毒无毒,服有约乎’?岐伯曰:‘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功。上述可见古人非常重视药物毒性,据其毒性大小的不同,其服药量及服用时间长短皆有一定要求。一般认为,以毒性药治病常见效迅速,但可以损伤人体正气。《证治汇补·积聚》即言“凡攻病之药,皆是伤气损血”。因此,在服用有毒药物时,应严格控制药量,切勿固其效著而多服骤进,如药过于病,不但不能取效,反可伤及正气。在服毒性药物时,应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如应在食后服药,或啜粥饮以护胃气。如《太平惠民和剂方》的化虫丸,即以粥饮送下,以其方中含铅粉等剧毒药之故也;亦可采用延长服药时间的方法,以期减轻毒性,《金匮要略》所载大乌头煎方后即言“不差,明日更服,不可一日再服”。此即通过延长服药的时间间隔以防中毒。上述所举铅粉、乌头二物皆属毒性较剧之,品,犹其铅粉一物,对人体各种组织均有毒性,且对神经、造血系统的损害尤甚,故切忌大量持续服用,以免急慢性铅中毒。对有毒药物的服用,《神农本草经》早已有“不可久服”之例。
 
据作用峻缓
 
所言药性峻猛者,主要指发汗,泻下、行气、破血较峻猛的方药。如过量或久服,常可致下利无度或血流难止。如十枣汤方后言:“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半钱”,即强调了一日不得再服,又寓有不能大量加药之意,抵挡汤亦只言“温服一升,不下再服”。即便是发汗较为峻烈的大毒龙汤,亦应中病即止,反此则徒伤阴血、耗夺阳气。峻猛之药除不能长服久用之外,尚且需于食后服用,以减轻对脾胃的损伤。对虚实夹杂的病证,当据攻补兼施的原理,或央正与攻邪交替服用,或在攻邪药中加入补正之品。平缓药物较峻猛剧毒者来说,服用时间可以相对延长,剂量亦可以稍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无限量地服用。《素问·正常政大论》对无毒药的应用,亦只言“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因药能治病之理,乃在于以草木之偏胜攻脏腑之偏胜,以草木之阴阳济人身之阴阳,若独嗜一药一方,势必造成人体阴阳的偏胜偏衰,故人们需知过犹不及之理。
 
根据药物功效的不同,确立与之相应的服药力法,称之为据药物功效服药法。由于药物功效众多,难以一一尽陈,故仅就药物主要功效举其大要。
 
发汗药
 
顾名思义,所谓发汗药,是指具有发汗作用的药物,通过汗出以达驱邪之目的。故服用此类药物,多于食后温服,凭藉肺输精于皮毛之力,载药趋表达邪,同时取药液之温(温能发散)以助药力。服用发汗剂后,要注意温覆取汗。徐大椿于《医学源流论》中即言:“如发散之剂,欲驱凤寒出之于外,必热服而暖覆其体,令药气行于荣卫”。“热气周偏,夹风寒而从汗解。若半温而饮之,仍当凤坐立,或仅寂然安卧,则药留肠胃,不能得汗,风寒无暗消之理,而营气仅为风药所伤矣”。但亦不应汗出太过,当“遍身絷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伤寒论》中所载,大汗后损伤心阳的桂枝甘草汤证、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证,损伤肾阳的真武汤证足资证明,值得借鉴。《伤寒例》曾言:“凡发汗温暖汤药,其方虽言三日服,若病剧不解,当促其问,可半日中尽三服,若与病相阻,即便有新觉,病重者,一日一夜,当日卒观之,如服一剂,病证犹在,故当复作本汤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日当三剂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由此可见,除据药物功效以外,尚需综合考虑其他方面之因素。
 
攻下药
 
凡服用攻下之药,当以取利为度,.不得竞逞峻快、大量久服,若大量服用,常致邪未去而正已伤或邪虽去而正不支。泻利之药常有损伤脾胃之虞,故在服用时可酌加护胃之品,或以米汁稀粥服之。泻利之药当中病即止,如仲景大承气汤的“得下,余勿服”,小承气汤的“若更衣者,勿服之”。《千金要方》曾言:“凡服泻药,不过以利为度,慎勿过多,令人下利无度,大损人也”。在服攻下药的次数及时间上,徐大椿曾强调说:“通利之药,欲其化积滞而达之于下也,必空腹顿服”。其机理在于“使药性鼓动,推其垢浊从大便解。若以饮食杂投,则新旧混杂,而药气与食气相乱,则气性不专,而食积愈顽矣”。
 
和解药
 
和解药具有和解少阳,调和肝脾与肠胃的功能。服用此类药,首当辨证准确,具有表证或邪已入里者,不得服和解少阳药物;对因肝气郁结所致肝脾不调,木旺克土者,当辅以心理疗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此方能增加疏肝解郁之功效。解药中多为辛香之品,故不应常服久服。阴虚血燥者尤宜慎之,以防耗气动血之弊。
 
涌吐药
 
涌吐药具有涌吐痰涎、宿食、毒物的作用,常用于治疗痰厥、食滞、误食毒物等一系列病证。服用涌吐药多为顿服,少有频频服用者。如瓜蒂散,一物瓜蒂汤。由于涌吐剂所治病证病位多偏于上,故在服药速度上不应过快,当徐徐服之,使药停干上部,防其下行。若《儒门事亲》的三圣‘散即言:“徐徐服之,不必尽剂”。服药后,当令病者避其风寒,以防吐后体虚外感;若药后来吐者,可用他法探吐;对药后驱吐难止者,当辅以相应止吐措施。吐后病人脾胃之气较弱,故当食易消化之食物,即如仲景所言“糜粥自养”。又因涌吐剂作用猛烈,故凡年老体弱、产后血虚,婴孺小儿,皆当慎用或忌用。非用不可之时,则当减量,中病即止,切勿一吐再吐,使正气一伤再伤。
 
清热药
 
凡具清热凉血、解毒泻火功效,临床上用于治疗热性疾病的药物,皆可称之为清热药。由于清热药多性寒味苦,常有损伤脾胃之弊端,故服用此类药物当谨防脾胃之伤,可于饭后或以粥饮送服。《外台秘要》所引崔氏黄连解毒汤方后即言“再服进粥……不必饮酒”,《圣惠方》所载泻肺大黄煎亦言“清粥调下一茶匙”。清热药药液温度当以凉为宜,服用丸散者勿用酒送服。体质虚弱或阳虚者虽患热证,服用苦寒之品亦应减量。此外,清热之剂不得久服,因寒凉之品多凝涩气血,损伤阳气,使血运不畅,淤阻为患,不可不知也。
 
温里药
 
温里药具有温中祛寒,回阳救逆、温经,散寒的作用。温里药的汤液,一般应热服或温服,或于药后啜热稀粥以助温热之力。如《伤寒论》的理中丸作汤法后云:“服汤后如食顷,饮热粥一升许”。服用丸散者,常以温酒或生姜汤等送服。而对阴盛格阳者,恐其拒而不受,则当热药冷服,亦属寒因寒用之反佐法也。须知温热药常可伤津耗液,故阴虚阳盛体质者,当慎用或少服。许寿仁尝言:“阴虚之人津液枯涸,阳气亢盛......,切忌使用温燥药”。
 
补益药
 
补益药具有补益气血阴阳的功效,临床上常用以治疗虚弱性疾病。补益药多在空腹时服用,以期滋润脏腑,灌溉百脉,使补气血、益阴阳之力得以充分发挥。如补中益气汤的“食远稍热服”,四物汤、当归补血汤的“空心食前”。服用补益药还可根据所补益脏腑不一,在服药时选用一些特殊用“水”,如治脾胃虚弱的参苓白术散用枣汤送下;《审视瑶函》明日地黄汤以淡盐汤送下,治疗混晴障的地黄散则“煮猪肝汁或羊肝汁”调下。夫枣可健脾益胃,盐味成可引药入肾,用猪肝或羊肝煮汁调下,乃引“肝”补“肝”之意。由于选择了这些特殊的服药用“水”,势将增强原方的补益作用。
 
安神药
 
安神药有重镇安神和滋养心神之分,主要用于治疗神志不安、不寐等疾患。重镇安神者多质重碍胃,只宜暂用,不便久服,且常于食后服用,如朱砂安神丸。久服含朱砂类药物恐有汞中毒之弊。若以治失眠为主者,应于临卧前服用,如《沈氏尊生书》所载天王补心丹即言:“临卧竹叶灯心汤下”。在服药过程中,应保持精神舒畅,并辅以心理疗法,始能奏效。
 
开窍药
 
开窍药具有通关开窍,启闭醒神的功效,用于治疗窍闭神昏的病证。服用开窍药,当首辨闭脱,详闭证之寒热,闭证服之常效若桴鼓,脱证服之则祸不旋踵。闭属寒者当用辛温,闭属热者,应服寒凉。辛凉开窍药常以冷水送服,如《温病条辨》之紫雪丹即言:“冷水调服一,二钱”,辛温开窍药当以温汤服,若苏合香丸之“温酒化服”。但开窍药多辛香走窜,只宜暂用,不能久,服。久服则伤元气、损气血,更因辛香走窜者有碍胎元,故凡妊娠有孕者当慎用少服,胎元不固,胎滑屡坠者,当忌用。体虚年老或小儿气血未充者,亦当减量服用,或于服开窍药时配以扶正之品。若安宫牛黄丸方后即言:“脉虚者,人参汤下;脉实者,银花薄荷汤下”,“大人病重体实者,日再服,甚则日三服,小儿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由于开窍药多作急救之用,以解一时之急,故可服不拘时。
 
理气药
 
理气药具有疏畅气机,调理脏腑功能的作用。服用理气药,当辨证准确,查明气机紊乱之病因,知病之虚实,勿犯虚虚实实之大戒。且理气之品性多辛香偏燥,久易耗气伤阴,故应中病即止,不得久服。阴虚,血热,津亏、血虚者,宜当慎服。《证治汇补·气症·辛香暂用》说:“辛香·之剂,但治初起,郁结之气,借此暂行开发,稍久气郁成热,便以辛凉以折之,最忌香燥助火”。缘于理气药多原则。而《十药神书》的甲字十灰散治呕血、吐血、咯血,则在“食后服下”,《丹溪心法》治疗咳血的咳血丸更言噙化。凡此种种灾难一一而足。但须知:活血化淤者常能迫血妄行,止血者常有留淤之弊,故不可多服久服,服药量亦不可过大。如方名“七厘”“八厘”者即寓此意。
 
消导药
 
消导药具有消食导滞、消痞化积之功能。服用消导药,不宜与食同进,当与之间隔一段时间,待脾胃将新纳之物消磨殆尽后再服用,欲其专化未开之食积。如《丹溪心法》所载保和丸即言“食远白汤下”,《兰室秘藏》之失笑丸亦言“食远服”。但对作用较峻或苦寒者,则应食后服之。如《儒门事亲》之木香槟榔丸,即“食后生姜汤送下”,以其方中有行气破气之槟榔、青皮、苦寒之黄连,泻下之大黄、牵牛之故。又消导药虽较泻下药缓和,但终归肖削克之品,故凡脾胃虚弱或积滞日久而损伤正气者,不宜大量或常服,或与健脾益胃之品同服,以期消积而不伤正。在服消导剂同时,可用具健脾胃之粥饮送下,如健脾丸以陈米饮送下即为其例。
 
祛湿药
 
祛湿药有芳香化湿、清利水湿、利水渗湿,温化水湿、祛风胜湿几大类别,这类药主要功效在于治疗“水湿”,其性多燥,易耗津损液,故应中病即止,勿令过剂伤正。对阴虚而兼水湿内停者,应注意与滋阴药合服。再者,应据病在何脏何腑确立服药方式,给药时间。对水湿内停的水肿病人,不宜以盐汤送服,药后应忌食生冷之品。如三妙丸治湿热下流,用于治疗气机不畅之证,故服丸散时可用温酒热汤服下,汤剂者当温服或热服,以增行气解郁之力。如金铃子散方后言:“酒调下”,天台乌散“温酒送下”、四麻汤之温服,皆取气得温则行之义也。
 
理血药
 
理血药主要分为活血祛淤和止血两大类别,故应据其作用采取不同的服法。活血化淤者,当温服或以温酒送下,取血得热则行之义。如抵挡汤之温服,七厘散“冲烧酒服之”,八厘散“黄酒温服”,古没竭散滚水调服;而服止血药,则少用酒服用,深恐酒有动血之弊。至于食前食后服药,亦应与病位远近相结合。若治肠风脏毒之槐花散,以“清米饮调下二钱,空心食前服”,《证治准绳》的代抵挡丸更明确提出“中焦食远,下焦空心”的服药理同上。
 
解毒药
 
此所言解毒药,是指能够解除食物或药物中毒的药物,不包括我们所常言的“清热解毒”,用以治疗外感温热毒邪的解毒之品。由于食物或药物中毒常发病急骤,在较短的时间内即可危及生命,所以一旦发觉当立即服药,次数不限,其量欲大,惟此方可迅速解其毒势,挽患者生机。药后吐或利者,不必止呕、止利,此为毒物皆呕利而去之征兆。但是,一般毒物之性热,故药液宜凉,恐助其热。如《金匮要略·禽兽鱼虫禁忌》所言:“凡服药、饮汁以解毒者,虽云救急,不可热饮,诸毒病得热更甚,宜凉饮之”。
 
<中医中药坊,转载请注明来源!-www.zyzyf.cn www.baicaozixun.com>>(责任编辑:中药资讯)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